【獒龙】马警官别来无恙(番外一)

熬夜看完的,写得好好,直接拿去拍都没问题了

OSANANAJIMIKL:







AU/OOC
大家还记得马警官吗 > <

1.
张继科嘴里叼着根儿烟,眼神瞄着前面勾肩搭背的俩人气郁的牙根儿痒,啧了一声没忍住上前拉下许昕搭在马龙肩上的手,握在手里还就没撒开。

“这刚开春,手一直放在外面再冻着,我给你捂捂阿”

把烟扔到地上混着沙土碾灭,张继科笑吟吟的模样看起来实在的不行,许昕鼻间轻嗤了声,从善如流的拉过了张继科一副好兄弟的派头,马龙瞧他俩那样白眼差点翻到后脑勺,听到同事叫他去拍照便立刻跑了过去。

市局这两天组织来红色圣地学习,说是学习其实也是公费旅游,只不过年年都是一个地界儿,除了新上岗的同事能新鲜新鲜,其他人都是硬着头皮来,写学习反思不说,还有十几页的报告等着。

原来在司法局,那参观的地方除了监狱也绕不出哪里去,如今马龙便是那唯一能新鲜新鲜的同事,生怕两人不对付就没打算带张继科来,没成想人家早上起的比自己还早,穿的板正利索就等着出发了。

张继科回头看马龙走了才一把甩开许昕的手,在裤子上蹭了几下,一脸吃饭被噎到的表情,许昕也没什么好气,要不是穿着警服都想和他比划两下。

“手没地儿放就剁了,那肩膀是你能放的吗?”
“那你去问问马龙我能不能放”

“……”
“去问阿,赶紧去”

许昕向马龙的方向扬了扬下巴,双手环着胸一副等着看好戏的模样,张继科倒是想去问,但是他还真就不敢,来之前马龙就嘱咐他不准和许昕斗气,不然卷铺盖打包回帝都去,憋气的咽了口唾沫,蹲到一旁又往嘴里塞了根烟。


2.
市里的副局来学习,这小县城上下凡是能跟局里挂上关系的都赶来吃这一顿饭,他们和军队瓜葛不大自然也就不认识张继科,没搭理他光顾着围着许昕转,让他没少喝,一顿饭下来脸倒是不怎么红,只是眼神涣散走路都飘。

马龙拿着给备好的宾馆房卡上前接过了晃悠着的许昕,见张继科坐在那不动换便伸腿踹了他一下,那人才不情不愿的过来在另一边架起了许昕,平时看起来高瘦的人沉的不行,两人把他弄到房间里的时候后背都已经泛起一层薄汗。

张继科把许昕往床上扔的时候被拌了一下,也跟着躺了上去,刚想起身就被喝多的那个一下搂住,头贴着他肚子,嘴里念念有辞。

“龙…龙你…吃…吃饱了吗?”
“我他妈吃你祖宗!”

张继科掀开许昕坐起来踹了他好几脚,暗蓝色的警服上都是灰色的脚印,马龙在旁边笑的坐在地上起不来,白嫩的小脸憋的通红,张继科把他捞起来拉着就想走。

“不行,一会儿昕儿肯定得吐,还得上厕所,不能没人看着他”
“你还管他上厕所?!”

张继科音调一下拔高了几度,只不过他话音刚落就听见许昕嘟囔着他要上厕所,手还利索的解起了裤腰带,马龙要上前扶他就被张继科拉住了,黑着脸说了句他去。


3.
不愿意让马龙动手,张部长亲自伺候了许昕一下午,晚上趴在床上耍起了脾气,马龙坐在旁边笑着给他捏着肩,还哄着他说些好听话,张继科突然拉过他压在了身下,使劲的亲了一通才放开,马龙意外的没生气,只是轻轻捏着他的招风耳。

“不生气了?”
“生气,我要亲亲抱抱和举高高”

马龙轻笑出声,拉下身上人的脖颈又把嘴贴了上去,亲着亲着就觉得张继科的手开始不老实了,撇了他一眼没言语,那人就跟接了圣旨似的。马龙怕这县里的宾馆隔音不好,便咬着嘴不敢出声,张继科还真就来劲了起来,把马龙翻来覆去的折腾,最后看他要生气了才停下。

“张继科,你故意的吧你”
“我吃醋了”

“你吃哪门子醋”
“那我问你,我和许昕掉河里你救谁?”

“你几岁了还问这种问题”
“你就说你救谁?”

“你俩还是琢磨着救我吧,我不会游泳”
“哼”

张继科翻身躺到一边把自己裹了起来,就知道马龙答不上来,郁闷得不行,马龙捧着手机玩了会儿游戏,见旁边的人一直没出声才探过身去看了一眼,那人委屈得咬着被角,眉眼耷拉得可怜,哪还有平时张部长呼风唤雨的模样,好像刚才被折腾的那个是他一样。

马龙凑过去搂住他的后背,一下又一下的拍着,不一会儿张继科就转过身把马龙搂到怀里,轻吻了下他光洁的额头,他哪舍得让他主动示好。

“你和昕儿都是我最重要的人,他是我最好的朋友,你是我的爱人,我和昕儿认识已经快十一年了,他从前就是我的灯塔,我们一起走了好多年,直到遇见你,遇到你之后我发现我好像也能做别人的灯塔,所以现在轮到我为昕儿照路了”
“那我呢?”
“你在我心里,都是你”

张继科好似听懂了马龙的话,又好似没懂,总之心情变得特别好,咬了下马龙的鼻尖,搂着他睡了过去。


4.
出来之前马龙把卡卡送到了许昕家,让方博帮忙看着,虽然不太放心但是也没有别的选择,他们三个回到许昕家一开门,就见一人一狗躺在沙发上喘着粗气,偌大的客厅遍地都是狗饼干和狗毛,许昕走过去踢了方博一脚。

“你俩把客厅弄成这样?”
“我下班回家没有饭,我看它吃的挺香就想尝尝他的饼干,它也太护食了,追着我跑,累死我了”

方博说完瞪了卡卡一眼,卡卡舌头也耷拉在外面累的叫不出声,许昕和张继科还好,笑了几声就没音儿了,马龙笑的就差在地上打滚了,方博脸上挂不住就在沙发上翻了个身懒得看他们,听到他俩要带着卡卡走才翻身坐起来,叫住了张继科。

“等等,我有点事儿和你说”
“什么事?”

张继科和马龙回过头等着方博说话,只是那人有些尴尬的张张嘴,似乎不知怎么开口,许昕拍了拍他脑袋问他是不是饿傻了。

方博抬头看了一眼张继科,抿了抿嘴。今天下午院里有个开庭审理,被告精神似乎不太正常,除了押车的民警之外还多配了两个防暴的武警,这本来和他没什么关系,只不过被告进庭需要经过他们政治处办公室,那被告喊的话也就被他听见了

“喊什么?”
“那个女人喊他老公是张继科,让法院不要乱判,我把卷宗备份带回来了,你自己看看”

张继科接过去翻了几页,琢磨了一会儿才想起这照片上的人是谁,几个月前他爷爷塞给他的那个相亲对象,李司令的孙女。这女孩儿看上了张继科便不依不饶,官二代被宠大的哪会觉得有搞不到手的东西,找了张继科几次没尝到甜头就让他爷爷出头,烦的张继科直接把他爷爷做的那些事儿刻成了光盘递到了纪检委,李家折了领头羊还乱了一阵,这小姑娘怎么还跑到s市来泼汽油来了。

张继科回头见看见马龙一直望着他,手捏着衣角有些局促,有点闪烁的眼神让他心疼的不行,突然怨起了自己,哪儿整那么多风流债,让他心里不舒服。

“长这么大能喊我老公的就你一个,你还不乐意,你看,让别人占便宜了”
“滚”

马龙都没说什么,许昕自然是不好多嘴,那俩人带着卡卡走了之后便开始安静的收拾起客厅来,方博盘腿坐在沙发上看着他昕哥直叹气,许昕捡起地毯上的抱枕扔到了方博怀里。

“叹什么气呢”
“我还以为龙哥会和张继科吵架分手呢,你不就有机会了”

许昕愣了一下才把卡卡的玩具放好,走到沙发旁挨着方博坐下,笑着使劲的胡噜了几下他的头发。

“我的傻弟弟”


5.
马龙下班回家,看楼下的熟食店有刚出锅的炸肉就买了一斤半,嘴里叼着一块儿推开家门,就瞧见张继科坐在茶几旁边,上面摊着几份文件,马龙脱下警服撇到沙发上坐到他对面,伸手扒拉了几下没看明白是什么。

“这堆是啥?”
“证明我只是你一个人的老公的证据”
“要点儿脸吧大兄弟”

张继科给他爷爷去了个电话,才知道李司令的孙女精神不太正常了,不知道从哪打听到他在S市,就追了过来,逢人就问张继科在哪,说不上来就泼人家汽油,被抓了两次还是屡教不改,就被公诉到法院去了,张继科弄来了她的精神报告和法院的传票。

“我不是说了我相信你吗”
“你相信我是你的事,让你放心才是我的事”

张继科探身过茶几吻了对面的人一下,随即吧唧了几口。

“炸肉味儿”

马龙舔舔自己的嘴笑着点点头,拎过熟食袋子往张继科嘴里塞了一块,张继科看着他这呆愣的模样真是哪里都不想让他去了,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还得防着别人惦记,虽说许昕不能做什么实质性的事儿,但是每天动不动就在朋友圈发个合照各应他,挨那么近,搂那么紧,满脸写的就是故意两个字,烦。

又不能和马龙说什么,不然挨说的还是自己,敌人太阴险狡诈,自己需要改变战略。


6.
许昕中午又听到马龙和他说帝都局里人事变动的事儿,他已经数不清是这个月的第几次了,马龙哪会知道什么人事变动,他眉头跳了跳,肯定是张继科那个货,想让自己去帝都,美的他。

“龙,你就这么希望我走?”
“不是不是”

马龙看许昕低着眉眼签字不太开心,心里咯噔一下,是张继科和他说帝都的局里有人事变动,让许昕去那就是正处升副厅,多好的差事,这样自己才来当的说客,一开始许昕就说了不必,可马龙有空档就跑到他办公室来说几句,许昕也不打断他,听完就让他回去。

“回你办公桌去,不然我扣你奖金了”
“别别别,我走我走”

许昕抬眼看着马龙哒哒跑走的模样笑了笑,放下签字笔就拿起了手机,找到张继科的手机号拨了过去。

“张继科你省省吧,有那闲心不如给马龙做饭”
“你这人怎么不知好歹呢?”

“你心里怎么想的我能不知道?少在这儿装好人”
“我就是好人!”

“你原来谈过的女朋友比马龙吃过的米还多,你是想让我列个单给马龙看看是吗?”
“……我先挂了”


7.
晚上马龙皱眉往嘴里塞着馒头,嘴里塞的鼓鼓囊囊,张继科瞄了他一眼没敢说话,马龙突然撂下了筷子。

“昕儿不去,还要扣我奖金!”
“他不去就算了,算了算了阿”

“你不是说这是好事儿吗,我再说说去”
“别别别,别说了”

“为啥阿”
“宝贝儿,让我多活两年吧”








评论

热度(518)

  1. OSANANAJIMIKL 转载了此文字
    熬夜看完的,写得好好,直接拿去拍都没问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