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獒龙】重蹈覆辙 30 [完结]

第一篇完整追完的连载獒龙小说,很喜欢,谢谢

Nebula:

真人无关/纯属虚构/ooc


△八点档破镜重圆大结局


前文: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回家-下


30(完结篇)


 


回到公司的第三天,马龙从会议室刚出来就接到了一个尾号熟悉的电话。手机嗡嗡嗡地震动着,他盯着屏幕闪烁的1020怔了两秒,随即滑动手指按下了接听。他的低音炮好像在背景挺嘈杂的地方通过听筒传来,声音疲惫却也中气十足,喂,龙啊,龙?马龙?


 


“继科儿?!”马龙攥紧手机,惊喜得头皮发麻:“已经回国了?!”


 


“嗯。”张继科说:“我在首都机场呢,刚落地,正等着去领Dragon。”


 


“不是说周五凌晨到吗?”


 


他将手中的文件夹放到桌面,按铃召唤秘书,心里高兴的不行,简直现在就想要哧溜一下飞奔到机场去接人。医院挺爽快的,手续办理得比想象中快,房子委托给Cash处理了,张继科解释说,自己东西也不多,没必要多待,就改签提前了。


 


马龙指着尚需暂存的市场部方案给秘书,耳朵夹着电话脱外套:“那你现在找好车了吗,说好了我去接——”


 


“对啊,”张继科憨笑:“这不是打电话给你了吗。等你来接我呀。”


 


“那你等着昂!”


 


飞快地把文件丢给秘书,马总一把抓了办公桌面的车钥匙:“等我啊!一定等我!”


 


“不着急。”张继科的语调听起来很有耐心:“我找个咖啡馆坐会儿。”


 


如他所言,两个小时后马龙的确是在候机楼星巴克门口接到的人。张继科的行李说是不多,包括托运狗笼足足有六七八个,旁边还站着个穿运动服的小伙子,看起来是找来帮他搬东西的。马冀可人小腿儿倒腾的快,先舅舅一步扑上去就是兴奋地继科儿继科儿、继科儿你回来啦~好像每次都是类似的场面,就没有过改变。


 


“嘿,”张继科摸摸小家伙油亮亮的西瓜头:“小学生你好啊~”


 


他主动上前接过马龙怀里那一大捧情人草配的玫瑰花,包装得精致美丽清香四溢。他配合着惊喜挑眉十分受用地接受了鲜花,托包装纸的左手无名指套着朴素的银白色指环低调地泛着金属光泽。抬眼只瞅马龙表情惊喜一副惊喜过了头的模样杵在原地,低头埋进簇拥的鲜花中深吸了一口气,觉得浑身都很舒爽。机场里灯火通明的像个白天,马龙有点腼腆似的说等久了吧。他侧身拥抱拍肩,凑着人的耳后柔软的皮肉低声说了句,真香。


 


马龙抿嘴笑了,把下巴垫在他的肩膀:“欢迎回家。”


 


张继科噗嗤一声,抓着他的后背说:“我要打喷嚏。”


 


Dragon被关在出行箱里隔着网格门呜汪汪地朝小冀可表示热情。小家伙围着箱子转圈圈,反倒像只焦躁不安的小狗狗,蠢蠢欲动地想让自己的同伴赶紧出来。张继科放开马龙的脖子,跟那个帮忙力气活的小伙子点头,说咱们可以走了。马龙的车走通道就在门外等着。


 


行李装车完毕,给工人付了钱,人却没跟着上车。


 


张继科站在马路沿台阶上,给自己留了个贴满标签的小行李箱:“我得今晚赶回青岛。”


 


马龙关上孩子爬进后座一侧的车门,意外道:“……这么紧张啊。”


 


嗯。张继科点头。所以其他行李和狗都交给他,放家里还是存后备箱都行,等他回来再收拾。


 


“差不多周末,”他说:“我就回来。”


 


马龙有点不舍,但还是颔首说嗯那你注意安全,别太累了。到了青岛给我打个电话、不,发个短信就行。张继科咧嘴笑了,凑上来吧唧亲了一口,捧脸说多大点儿事儿,那你回头也来高铁站接我。马冀可隔着玻璃窗噗噜噜地捂眼说羞羞脸,舅舅成了猴屁股的红苹果。


 


“小孩子家家的……回去坐好!”马龙冲孩子呲了呲牙,然后说:“你放心去。也替我……嗯,你去呗,好久没回家了。”


 


张继科伸手空抓了一下儿他的眉角,挠痒痒似的,行啦,过两天见。后视镜里的他站在台阶上目送他们的车子离开,慢慢地变成了一个伫立在路旁的黑点。


 


走的这几天他们都是通过微信联络的。


 


头天张继科大晚上到的青岛没住家里,舟车劳顿需要休整,给马龙发了个定位,在酒店开了间单人套洗澡出来蒙头就睡,睡到第二天中午才醒。手机里马龙断断续续发了十几条语音过来,他打电话过去说没事儿,就是缺觉,然后肚里没食儿四肢乏力。马龙放下手中的小西红柿,说那要不我也去青岛吧。张继科大喇喇哈欠半天,说你来干啥,不赚钱啦。


 


“来找你呀。”马龙憋屈地划拉汤水里的蘑菇:“反正孩子和狗都有人照顾。”


 


“别了。”张继科认真考虑了一下,决定还是不要透露自己的动摇:“下回吧。”


 


周六上午马冀可的钢琴老师十点过刚来,他在南站接到了帽子反戴墨镜遮脸的张继科。


 


张继科远远地就看见他了,穿过检票机,默默地走过来暖暖地抱他。马龙不知道他在青岛发生了什么事情,但肢体语言告诉他继科是在寻求安慰。他们安安静静地拥抱,他试着拍肩问你还好么,张继科什么也没说,只是埋在他的颈后贪婪地吸吮了一会儿。最后他放开了手臂,瞪了一眼往来匆匆报以不友好侧目的行人,拉着马龙的手离开了这里。


 


随行去的小行李箱换成了只大个儿的,上车以后马龙忧心忡忡地去摘他的眼镜,担忧说你不是被揍了吧……张继科嘚瑟地拨下鼻梁将完好无损的一对儿眼睛露出来给他看,嘿瞧你说的,他们上了年纪也打不动啦。他换了新发型,沿着发际线剔出了两条白道子晾头皮,看起来冷嗖嗖地,鬓角的形状很好看,干脆利落得像五角星。


 


“嘿,臭美,”马龙抬手摸了摸他捯饬过的光溜下巴,心里稍嫌有点不够扎:“还抽空去理发了。”


 


“周一得去办入职嘛。”张继科嘚瑟地冲他勾起唇角,做了个自认为帅气逼人的表情:“总得干净利落,留个好印象。”


 


中午饭在外头吃的。提前给方博打了招呼,车上四环堵了会到的人家,从储藏室里拖出了三只灰扑扑的大纸箱子。方博开门一见是他俩,苦巴这一张脸眉头拧巴着就没松开过。湿毛巾拿来,张继科倒也不客气,直接跟人家打开纸箱,挑剔地说这不能要了那个也是破烂儿。马龙蹲在一旁好心问,大博儿你咋很发愁啊,眉毛上面三道褶。


 


方博苦兮兮地扣手说一会儿许昕来,再瞅见你和老张……哎,你俩来的也太突然了。


 


“我俩咋了。”张继科一屁股坐客厅地毯上腰疼得龇牙咧嘴:“我还是龙得罪他了?”


 


“……不是。”方博俩手一摊,摇头晃脑道:“这不是上次龙哥追你到国外俩月么,许昕看你俩那腻腻歪歪的朋友圈受不了,说等下次见着你俩要打人。”


 


“噗。”张继科抬眼问马龙:“我最近都不玩儿朋友圈了。你都发啥玩意把他腻味着了?”


 


马龙耸肩,轻描淡写道:“就是一些你练哑铃的照片啊,还有铲屎官的背影。”


 


“哈哈哈。”他又问方博:“那你也看了,尺度大到欠揍?还是许昕他羡慕嫉妒恨了吧。”


 


“我没看。”大博儿眨巴着俩大眼珠子表示:“我早就屏蔽你俩了。”


 


当然后来许昕没揍成他俩。虽说曾经的两位好兄弟搞到一起这事儿未免难以置信,但对象换做马龙和张继科似乎就也没那么出乎意料。只是明白嫌弃了一番老张你丫海归回来怎么蹲这儿捡破烂,拉着人马总还跟你一块儿。


 


走的时候,许昕叹了口气,你俩现在就打算这么着过了?


 


马龙看了张继科一眼,笑吟吟地端起纸箱。


 


张继科坦率得挺理直气壮,啊,对啊。


 


我同意,马龙也同意。冀可儿也赞成。齐活儿了,挺好。


 


社区医院不大,原本他的履历对于这间便民诊所来说实在过于复杂。肖主任的老师兄是副院长的好兄弟,走的时候好好交代过了。医院挺好,给他挂了儿科日常门诊,还在附近旧校区分了个一居当宿舍给他福利租住。


 


他回京以后基本都住马龙那里。买了国外的二手车拿回保证金,合着积蓄又买了辆新的白色路虎,交通拥堵时就乘地铁。马龙的房子距离单位也就不到三十分钟车程,分配的老公寓空间也不大,值班的时候上下班用用歇脚,优点就是社区拐角,实在是午休也很方便。


 


一些旧物搁在宿舍当仓库放着,马龙不忙的时候赶上轮值就也来这里过夜。小区门口的破麻辣烫摊和露天面馆打包了带上楼,还有爆炒小螺丝配啤酒。后来次数多了张继科就干脆改在家里值班,班上的护士都知道他有个伴儿在家里等着,反正通常没什么紧急的事情。


 


医院的工作负荷不是很大,但要适应国内医疗环境还是需要一段时间。尽管不是过去的三甲医院和私立,但马龙知道他有空时趴在书桌前仍旧在做功课。


 


每天工作日小冀可背书包放学回家,都要跟早蹲门口等他的Dragon亲热地玩耍一会儿。马龙在这方面规定挺严格的,要求孩子完成作业后才能跟狗狗玩儿,学习时小狗也不准进屋。一开始马冀可和狗子被严肃的家长吓得还挺委屈,张继科就偷偷抱了狗去看冀可在台灯下做作业。被发现以后两人一狗都遭到了批评,纷纷耷拉耳朵再也不敢。周末聚会如果是许昕方博,他们就把孩子和狗都带去。连许昕也说,你俩现在倒是蛮小孩狗子热炕头的,这算迅速过上五好家庭美滋滋的小生活。


 


有一天马龙跑他宿舍来球赛。


 


张继科窝双人沙发里捏咕着他的手翻来覆去地解闷儿,说最近有个大夫休产假,值班轮休比以前紧凑,你这隔三差五的来,孩子该有意见了吧。


 


马龙嗑着瓜子看电视哼唧了一声,那我下次带可可来啊。


 


“别闹。”他托起马龙的手背去够自己长了一个白天冒出的毛糙下巴:“人家好学生还得写作业呢,我这儿太挤。”


 


马龙脚踝蹭着他的腿肚子,舒舒服服地说:“不挤,房子小,但是暖和。”


 


“那是入秋了,夏天你来试试。”张继科重桌面上老旧空调机的遥控器努嘴:“热不死谁,估计一身痱子。”


 


“那就换个新的。”马龙说:“多容易啊。”


 


“甭了。”张继科摇头,抓抓他的手心儿去剥玻璃茶几上摆着的碧根果:“也没想老住着,等回头搬家,空调机还能带到哪儿去。”


 


西班牙进球了。俩人紧张地绷直背板纷纷聚精会神地屏住了呼吸。张继科手机里来了通电话,来电显示是一个字‘妈’。他去连着闲置厨房后的小阳台接的电话,老式防盗窗金属栏生锈粗壮,傍晚的余晖被分割成了几块儿橘色的缎子披在张继科的身后。讲什么内容他没有听到,张继科的半张侧脸看起来神色如常,大抵也只是家里打电话来关心起居日常。


 


回来后接着看球,张继科问刚才咋又进了一个,马龙支吾含糊地告诉他自己方才去洗手间也没看到。俩人研究了电视盒子,调了回看,将错过的精彩瞬间补上。张继科嚼着干果说明儿中午他下夜班,下午有空刚好可以去学校接马冀可。马龙正好下午受邀去集团合作项剪彩,就说那吃什么晚上跟阿姨说,我前儿看冰箱里还冻了鳕鱼。


 


“都行都行,”张继科去洗了个手,回来说:“然后再来个拍黄瓜。”


 


马龙关掉电视,侧脸过来看靠着他,用鼻梁蹭了一会儿他结实的上臂,说:


 


“一直没问……”


 


“嗯?”


 


“上次你回青岛。”马龙岔开五指,默默塞进他的指缝扣紧:“都还好么?”


 


张继科沉吟半晌,叹了口气说差不多吧,我妈该说的都跟我说了。


 


“都说了?”马龙心头一恸,猛然抬眼看他低垂的眼睑:


 


“阿姨——你全都知道了?”


 


“嗯。”张继科用温厚粗糙的掌心拦着他的脖子,把人按回自己肩上,有些着意简略地慢慢吸气:“她跟你谈过。”


 


马龙不觉去舔自己干涩的嘴角,默然了一阵子,说:“……你别怪阿姨。”


 


身上圈住的手臂仿佛更用力了些,他听见张继科长长地舒了口气。我不怪她。家长那一辈人保守,思想接受不了也不稀奇。我更不怪你,我就是难过——说到这他顿了顿,仿佛喉咙里艰难地吞咽了口水下去,将许多不必言明却彼此理解的话一并咽回了肚子。


 


“但我不想你难受。”他仔细地摸着他的耳垂,叹气道:“你可别再因为我难受了。”


 


“咱俩不用分的这么清楚。”马龙掰正他的手腕,细细描摹那块儿青紫相间的血管:“我也让你不好过。太不好过了……现在我想想都觉得疼。可是继科儿,现在咱们可以面对面着互相难过,那就要比以前有进步的多。”


 


转念一想是这个理儿,他用鼻头蹭了蹭他的,说那以后咱谁也不提了。不,提就该提。那会出了事谁也不说,其实对咱俩都不好。以后不能这样,又不是互相不信任。


 


马龙答应说那好,扬起右手同他击掌,声音清脆又响亮。


 


“其实一去她就看见我手上的戒指,紧张地问我是不是又跑去和谁结了婚。”张继科炫耀般地动动无名指,说:“问我跟哪个外国人结婚了。”


 


“那你咋说的?”马龙捏住他的手指揉搓。


 


“——我说,”张继科故意抖包袱似的停顿了一下,看着他征询的眼睛说:“我说我没结婚。”


 


“戒指是马龙给的。”


 


说完还一副求表扬的样子笑得傻兮兮。


 


马龙苦笑:“阿姨吓了一跳吧。”


 


“她明白的,啥也没说。就问我饿不饿,说家里蒸锅有大螃蟹和皮皮虾。”


 


“噗——”马龙问:“那你后来吃了吗?”


 


“吃了。”张继科说:“鲜中带甜。改天哥带你吃。”


 


……剩下的事不说顺其自然,总而言之是得慢慢来,急是不能急。父亲是传统中国式家长,小时候他调皮捣蛋都是直接用塑料凳打折了腿来教训的,临走前妈妈跟他说找机会旁敲侧击跟他提一提,先不忙从北京来,把工作稳定进了正轨才好说。再者他多年在外漂着,人心是肉做的,其实估摸老张心里也有底,早就想要个台阶跟儿子和解。待到时机成熟,再想办法当面说开和盘托出,想必总是能接受的。要上一辈的为人父母做到体谅与包容并不容易,张继科离开家门时认真地说了妈,谢谢。张母哗地就红了眼,摇头叹气道,你跟小马好好的,妈不好再说什么,反正你俩一定好好的。


 


“下次我跟你一起去青岛吧。”马龙后来说:“我也去看看阿姨。”


 


身后的张继科正像大懒猫一样整个儿倚靠躯干贴他的脖子,答应的嗓音也懒洋洋地:


 


“行啊。”


 


“一起去。”


 


这天没让他们等得太久。


 


一个星期后。


 


会议结束,秘书在他进门时报告,马总,张先生在休息室等您二十多分钟了。


 


下午三点,按说医院也还没下班。张继科过去这么多天他主动邀请也从来没来过他工作的地方。他简单交代了秘书两句,说自己也要提前下班了,你工作完成就回去吧。快步推开休息室的木门,张继科坐在茶桌前正慢条斯理的品茶,扬起眉角还夸他们这儿准备的茶叶不错。马龙上去手臂圈住脖颈先是亲了亲他,然后问你咋来了。


 


“来接你下班啊。”张继科笑嘻嘻地咧嘴,热情地邀他也来尝口碧螺春:“估计休息室的你也没喝过吧。”


 


马龙说这么好啊,接过了茶杯,稍微嘬了一小口。


 


“今儿周五,”张继科说:“你没别的安排吧。”


 


“当然啊,”马龙放下茶,有些兴致:“你想有什么安排?”


 


张继科说:“那咱俩现在就出发吧。”


 


“我已经跟阿姨说过了,可可放学就接去姥爷家。”


 


马龙跟着他下楼,钻进白色路虎的副驾。大抵他提过的那个时机是成熟了,张继科没细讲,就说他妈来了电话。既然正好周末,不如干脆跑趟青岛。他一开始还没听明白,以为张继科是特意来同他讲一声要自己去,问是今晚就走吗,这么快。结果人说嗯对啊,咱俩一起,我用你身份证买好票了,一个半小时要到车站还有点儿紧张,后备箱有个包,衣服我也给你拿了几件,反正也不会久待。


 


半路堵车红灯远远地望着车流就是不动,马龙绞着手指,看见旁边就有家点心铺。下车说咱空手去不好,我去拎盒稻香村,都快中秋节了。张继科望了眼不动如山的路况,说那成吧,要是排队耽误时间你就别买了,大不了咱高铁站出来再去买点水果。马龙摆手说知道知道,不一会儿很麻利地就提了两只红红火火的包装礼品袋回来。


 


要说时间确实太紧,意外的剐蹭车祸耽误了他们后边的车卡在半截,耽误了不少。最后五分钟赶上的检票,俩人气喘吁吁地坐定了软座才算踏实。


 


跑了一路谁也不饿,列车出发后马龙给刚放学还在路上的马冀可打了个电话,说一会儿你跟阿姨去姥爷家,我跟继科儿周日去接你。马冀可舔着棒棒糖还挺高兴,说马龙马龙我今天上课回答问题被老师表扬啦。马龙夸奖了他,许诺回家以后可以给他个奖励,想要什么东西这几天时间自己好好想。


 


马冀可兴奋地咂么嘴,又说:“马龙马龙,你今天好开心啊。”


 


“是吗。”马龙捏捏自己的下巴,不觉莞尔道:“我现在要去跟继科儿回家看他的爸爸妈妈。”


 


“哇啊~!”小冀可显然被听上去是快乐旅游的行程吸引了:“那我也要去!我也要去!”


 


马龙说:“好,那下回我们带你一起去。”


 


“耶耶耶~”小崽子美滋滋地说:“那你们要快回来哦。”


挂了电话抬眼就发现张继科杵着半张脸似笑非笑地在透过玻璃的倒映正看他。


 


马龙想了一下,问:


 


“回去怎么说要不商量一下?”


 


张继科倒一点也不担心,划着手机说暂不办事儿,可能就是得吃顿饭。做好准备,说不好还得跟我爸拼酒,要是他不打算抽死我的话……马龙说呸呸呸你想点好的,我们好好跟叔叔解释,再说阿姨肯定也做了不少前期工作。张继科就笑,挺顺理成章地展望说,那吃完这顿咱下个礼拜就去你家,切瓜砍菜把这些都解决了。


 


马龙本来是会犹豫的性格,但听他这么说,觉着也没什么不好。拖着总也不是办法,想办法面对才是解决之道。要是不能得到理解,那就交给时间。并不是拖延就会有什么更好的方案。


 


迷瞪了几个小时快到站,是张继科一睁眼就摸鼻头说,要咋弄他们还是不同意咋办。


 


马龙一路没睡,脑子倒比平时清醒。说还能咋办,要不咱俩试试生米煮熟饭?你以前看得那些爱情剧不都是芥末演的。张继科当真地考虑了一下,沉着脸说老人心软,到时候养几年养大了,回去看见大胖孙子孙女也高兴是吧,其实……也不是不行。咱俩跟着沾光,再硬的心肠也大概会软的?瞧咱冀可多乖巧,人人都喜欢,这样的小孩子谁不爱呢。


 


“那生个弟弟,”马龙想了想,用手指刮了刮他的工笔画一样利落浓墨的眉尖儿:“长得像你。两个男孩儿好养,跟冀可作伴。他成天那么爱Dragon,还不是和咱们大人越来越没有共同语言……”


 


“不,”张继科深思熟虑地提出自己的主张:“生个闺女。白白嫩嫩,乖巧听话。冀可那么懂事,肯定也喜欢妹妹。小姑娘水灵灵的多贴心啊,都说是小棉袄。管我叫爹跟你叫爸,冬暖夏凉的知冷知热多可爱。”


 


虽然性别上意见相左,但直到列车站台停靠到达,二人对于这不靠谱的PlanB似乎愈发认同,在施行角度上的意见达成了高度统一。该来的总是要来的,只不过是时间早晚的问题。这样的好方案,还是早日成熟打算的好。反正家里人少,多两口也完全ok。外界已经决定不去在乎,那就也不会再想。只是亲近的家人朋友,终究还是希望得到起码的尊重理解。老一辈人的想法根深蒂固,但不能否认那就一味都是错的。能做的说到底只是点点儿软化瓦解。


 


再说,或许见了面的情况不会比想象中更糟。


 


乘上计程车时马龙坐在后座,低头抠手,来回来去转那枚自己手上的铂金戒指。摇下后车窗嘟嘟哝哝地,说什么生儿子好,生个像你一样的,不然多可惜呀……不管咋说咱俩之前耽误了,现在年龄正合适,应该把进度补上你说是不是昂。


 


可张继科非常坚持:“补啊,要我说就生闺女啊,你想想以后天天家里有个小公主盼着咱们下班——”


 


“你这人,说的跟你养过女孩儿似的!生儿子,咱们有经验——”


 


“闺女!”


 


“儿子!”


 


“闺女!!!”


 


那天回家迎接暴风雨前的宁静意外地嘈杂。


 


夕阳的余拖在出租车后面留下长长的影子。


 


很久以后他还记得那次,最后的讨论也没有决定出个结果。


 


但不论是谁在何时何地提起,张继科总是会说,你要问我啊,我肯定是要闺女。


 


“马龙?”


 


“马龙他平时都听我的。”


 


“虽然他说的多。”


 


“但是我有决定权。”(嘚瑟)


 



The End




老张:笑什么 我说的都是真的 (¬_¬)





///


终于完成啦 ✿✿ヽ(°▽°)ノ✿ 


祝大家国庆节快乐!


关于番外 magic日记大概至少会写到5


至于有无其他番外 有想写的点子可能会突然一时兴起写写


谢谢大家一直跟我交流 ღ( ´・ᴗ・` ) 


以及辛苦我的小伙伴一直听我不厌其烦的唠叨给我提供建议(づ ̄ 3 ̄)づ


真的非常非常喜欢两位哥。拙劣文字不足描绘獒龙的万分之一。感激他们给我带来的正能量与收获。今后也会向两位好好学习的。

评论

热度(776)